献给永不老去的少年

【ET】时间、旅行与治疗(中)

2014年12月25日下午4:45 瑟兰督伊27岁,埃尔隆德30岁。

 
 
 
 
 
 
 


 
 
 
 
 
 
 

埃尔隆德刚走出实验室,就感受到口袋里的震动。

 
 
 
 
 
 
 

掏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那个熟悉的名字,他眼里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瑟兰督伊?我马上回来。”

 
 
 
 
 
 
 

“不用。”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听上去带着无奈的声音,伴着汽车的喇叭声,“看来圣诞节大家都急着回家团聚。我和加里安也许会迟到,你们不用等我。”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和埃尔洛斯都不会做饭。 我们不得不空着肚子等你们。”埃尔隆德忍不住调笑,“这恐怕会破坏埃尔洛斯对你的第一印象。”

 
 
 
 
 
 
 

“得了吧,埃尔隆德,我可不在乎这个。如果他不喜欢我的话,我也不介意撤回Mirkwood公司对他的比赛 赞助。”

 
 
 
 
 
 
 

瑟兰督伊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而与此同时,埃尔洛斯可以肯定,他对瑟兰督伊的第一印象的确不怎么样。

 
 
 
 
 
 
 

或者说他对任何突然出现在自己车后座的陌生人的第一印象都很糟糕,尤其是这个人还全身赤裸。

 
 
 
 
 
 
 

幸好他现在被堵在路上,脚也离油门远远的,这才避免了一场因司机受到惊吓而发生的人车俱亡的惨剧。

 
 
 
 
 
 
 

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甚至还熟练地使唤自己,“埃尔隆德,我需要衣服 。”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是埃尔洛斯。”他狠狠的转过头,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好情绪,“我不知道你和我的哥哥有什么关系。但是请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埃尔洛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是2014年的圣诞节?”赤裸的金发男人好像明白了什么,突然变得有些严肃。

 
 
 
 
 
 
 

“我是瑟兰督伊,你哥哥的爱人,以及你最大的赞助商。现在,把你的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给我找一件衣服。我有一个很复杂的故事,要说给你听。”

 
 
 
 
 
 
 


 
 
 
 
 
 
 

那天的最后,瑟兰督伊和加里安迟到了半个小时,而一向守时的埃尔洛斯却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在加里安 的努力下,他们得以在八点之前享用到了一顿丰盛的圣诞晚餐。

 
 
 
 
 
 
 


 
 
 
 
 
 
 

埃尔隆德注意到,整个晚上他的双胞胎兄弟都表现得有些古怪。他时不时得偷瞄自己和瑟兰督伊,看上去欲言又止。而对此,瑟兰督伊只回应给他一个同样无辜的眼神。

 
 
 
 
 
 
 

不过除此之外,晚餐进行得很顺利。也许是因为比赛赞助的关系,埃尔洛斯对瑟兰督伊态度虽然诡异但是友好,而瑟兰督伊也没有突然消失。

 
 
 
 
 
 
 

埃尔隆德对此感到十分满意。 

 
 
 
 
 
 
 


 
 
 
 
 
 
 

                                                                                                                     

 
 
 
 
 
 
 

2017年11月24日 下午3:11,埃尔隆德33岁。

 
 
 
 
 
 
 


 
 
 
 
 
 
 

瑟兰督伊已经消失了二十五天,据加利安所说,还有两天就能打破最长记录。原本大有进展的研究,因为实验对象的缺席而停滞不前。

 
 
 
 
 
 
 

每天走进实验室,埃尔隆德都能感受到林迪尔复杂的眼神,让他的本就担忧的心情更加沉重。

 
 
 
 
 
 
 

“助教先生,这里已经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了。”埃尔隆德无奈地承受着对方小心翼翼打探自己的眼神,“快要期末考试了,你为什么不多安排一点给学生答疑的时间呢?”

 
 
 
 
 
 
 

“抱歉,教授。”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他造成的困扰,年轻的助教不安地搅动手指,“我只是在担心瑟兰督伊先生,如果……他……”

 
 
 
 
 
 
 

“林迪尔,”埃尔隆德有些失态地打断对方未说出口的猜测,“你知道,没有人比我更担心他。但同时,我也比所有人都相信他,他会回来的。”

 
 
 
 
 
 
 

“对不起。”林迪尔再次开口道歉,他这才意识到,身为瑟兰督伊的医生和伴侣,埃尔隆德在这段时间里消耗了多大气力,才能保证所有研究与工作一切如常。

 
 
 
 
 
 
 

“不需要道歉。”埃尔隆德脱下白大褂走出了实验室,“但是助教,我希望这个学期的及格率会是个好看的数字。”

 
 
 
 
 
 
 


 
 
 
 
 
 
 

“咔哒”,听到锁芯转动的声音,埃尔隆德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Greenwood的大门,走了进去。

 
 
 
 
 
 
 

屋里是可怕的寂静,没有丝毫生气。但是地板和家具上没有积下灰尘,落地窗户也洁净如新,所有东西都好好地呆在原来的地方,包括那瓶自己带来的红酒。

 
 
 
 
 
 
 

二十五天以前,瑟兰督伊就在拿着开瓶器,打算开启这瓶传说中格洛芬德尔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时突然消失的。提前感知的他,在消失之前将酒瓶塞到了埃尔隆德手里,令金发教授的心血避免了被砸碎的命运。然而来不及安置的开瓶器跌落在木质地板上,砸出一个明显的凹口。

 
 
 
 
 
 
 

那个凹口就在这里,埃尔隆德看着茶几旁的地板,特殊的反光提醒他这并不是一场幻梦。

 
 
 
 
 
 
 


 
 
 
 
 
 
 

突然二楼书房的方向隐约传来物体坠落的声音。心中一动,埃尔隆德急速跑上楼梯,推开了书房的门。

 
 
 
 
 
 
 

他与加里安两双同样惊喜的眼睛在空中相遇,又同时变成了苦涩的失望。

 
 
 
 
 
 
 

“抱歉,我不知道你来了。”加里安有些窘迫地低下头看着地上翻倒的纸箱和散落的文件,“先生不在,我一人有些应付不过来。”

 
 
 
 
 
 
 

“辛苦了。”埃尔隆德蹲下身,帮着加里安收拾满地的狼藉,不经意间注意到红发青年苍白的脸色和眼底浓重的青黑。

 
 
 
 
 
 
 

“他很少消失这么长时间,现在又是年终盘点的时候……”加里安丧气地摇头,“要是他还在就好了……从小我就知道,不论我怎么努力,都比不上他……”

 
 
 
 
 
 
 

“别这样”埃尔隆德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瑟兰督伊的时间混乱症带给加里安的痛苦不比自己的少,“你一直是他最信任的家人和朋友。打起精神来,看看也许我能帮你些什么。”

 
 
 
 
 
 
 

“谢谢。”加里安稍稍振作了一点,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我一直认为,先生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你。”

 
 
 
 
 
 
 


 
 
 
 
 
 
 

                                                                                                                

 
 
 
 
 
 
 

2017年11月30日下午6:45,埃尔隆德33岁。

 
 
 
 
 
 
 


 
 
 
 
 
 
 

埃尔隆德在家里接到远在另一个时区的埃尔洛斯的电话,他又赢下了一场比赛。

 
 
 
 
 
 
 

而当时的他正坐在书房里翻看学生的论文,也许是那天和林迪尔的谈话起了作用,他有些欣慰地发现这次的论文质量有明显的提高。

 
 
 
 
 
 
 

“恭喜。”听着话筒那端传来热烈的欢呼声,他不禁勾起了嘴角。

 
 
 
 
 
 
 

“你不知道这场比赛有多精彩。”他的双胞胎兄弟兴奋得扯着嗓子试图盖过嘈杂的背景音,“瑟兰督伊这回又要大出血了。”

 
 
 
 
 
 
 

瑟兰督伊,听到这个名字,埃尔隆德拿着论文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还没有回来?”听到电话那端长久的沉默,埃尔洛斯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他会回来的。”埃尔隆德努力使自己的语调不掺杂担忧的意味,他不想影响了弟弟胜利的喜悦,“我也一切安好,而你现在应该和你的团队一起去庆祝。”

 
 
 
 
 
 
 

埃尔洛斯还想关切几句,却被他态度坚定地劝了回去。

 
 
 
 
 
 
 


 
 
 
 
 
 
 

挂掉这通越洋电话,埃尔隆德揉揉眉心,看向书桌上一沓厚厚的资料,微卷的页边显示着它已被人翻阅无数次。

 
 
 
 
 
 
 

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瑟兰督伊的回来。

 
 
 
 
 
 
 

这一次,他一定会治好他。

 
 
 
 
 
 
 


 
 
 
 
 
 
 

                                                                                                                

 
 
 
 
 
 
 

2017年12月25日下午7:23 瑟兰督伊30岁,埃尔隆德33岁。

 
 
 
 
 
 
 


 
 
 
 
 
 
 

一道熟悉的白光,伴着碗碟碎落的声音,已经消失两个多月的瑟兰督伊突然出现在埃尔隆德家的厨房里,拯救了这个被阴云笼罩的圣诞节。

 
 
 
 
 
 
 

客厅里的埃尔隆德抓起沙发上的浴袍冲了过去,身后跟着同样焦急与惊喜的加里安和埃尔洛斯。

 
 
 
 
 
 
 

“好久不见,埃尔隆德。”跌落在厨房冰凉的瓷砖上,但是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脸上挂着疲倦却轻松的笑容,看起来瑟兰督伊过得不错。

 
 
 
 
 
 
 

埃尔隆德没有说话,只是连着浴袍,将他拥入怀中。

 
 
 
 
 
 
 


 
 
 
 
 
 
 

“我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这么久。但这是一段很复杂的经历。”十五分钟后,穿戴稳妥的瑟兰督伊半靠在沙发上,幽幽开口,“我去了很多地方。见到了即将临盆的我的母亲,病危期间我的父亲,拯救了处在危机之中的Mirkwood,还知道了Silvan的大小姐在那之后看我的眼神都带着恨意的原因。

 
 
 
 
 
 
 

这个故事很长,长到能轻而易举地毁了我们的圣诞夜。”

 
 
 
 
 
 
 

他说着啜了一口红酒,暖黄的灯光映在他蓝绿色的眼眸里,像是劫后余生的希望之光。

 
 
 
 
 
 
 


 
 
 
 
 
 
 

“那就以后再说。”

 
 
 
 
 
 
 

猝不及防,瑟兰督伊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有些惊讶地轻笑了一声,稳住手中的酒杯不让红酒洒落出来。

 
 
 
 
 
 
 

“我们已经找到了方法,我会治好你。”那个男人在他耳边说,声音轻微却坚定。

 
 
 
 
 
 
 

加里安接过瑟兰督伊手中的红酒杯,放在茶几,又拉着埃尔洛斯退到了书房里。

 
 
 
 
 
 
 

“那么我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说这个故事。”

 
 
 
 
 
 
 

瑟兰督伊反手抱住了埃尔隆德。

 
 
 
 
 
 
 

 

 
 
 
 
 
 
 

                                                                                                                   

 
 
 
 
 
 
 

2019年10月27日下午8:37 瑟兰督伊32岁,埃尔隆德35岁。

 
 
 
 
 
 
 


 
 
 
 
 
 
 

一道白光,金发男人突然出现,跌坐在床沿上,床上白色的寝具因突然压迫上来的重量跳动了一下。候在一旁的黑发男人拿起备好的绛紫色浴袍,将他裹了起来。

 
 
 
 
 
 
 

“埃尔隆德。”瑟兰督伊在恍惚间,抓住了对方来不及从浴袍上松开的手。

 
 
 
 
 
 
 

“怎么了?”感受到满手的潮湿与冰凉,埃尔隆德担忧地蹲下身,看着那个露出罕见脆弱姿态的男人,想从他的眼神中找到答案。

 
 
 
 
 
 
 

但是瑟兰督伊却闭上了双眼。

 
 
 
 
 
 
 


 
 
 
 
 
 
 

其实没有什么,这是他第一次成功控制了抵达的时间地点,只是他竟然看到了终结。

 
 
 
 
 
 
 

尖利的刹车声,散落的玫瑰,漫延的血迹,看上去不会超过五十岁的自己。

 
 
 
 
 
 
 

原来这就是他的结局。

 
 
 
 
 
 
 


 
 
 
 
 
 
 

他全身每一处细胞都颤抖着尖叫着,他只想死死地抓住身边人的手,再一次享受他给予的平静与温暖,就像之前每一次那样。

 
 
 
 
 
 
 

但是理智却在阻止他贪婪的索取。这只是他的结局,一切的痛苦不应该有现在的埃尔隆德承担。多年来,是他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的一切。他是天空中明亮的北极星,大海上守候的灯塔,是他在混乱的时空中唯一的希望,怪诞的旅程中唯一的真实。而自己却是黑夜里迷失的旅人,风雨中无法停泊的航船。他带给他的,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无端的等待与担忧。

 
 
 
 
 
 
 

而现在情况才渐渐好转,他以为自己能回报对方同样稳定的陪伴。

 
 
 
 
 
 
 

他不想再让他担心。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睁开眼睛,同时放松因过度用力而痉挛的手指。

 
 
 
 
 
 
 

“瑟兰督伊,不管你经历了什么,冷静下来。”埃尔隆德担忧的双眼占据了他的视线,他能感受到对方和自己同样颤抖的双手。

 
 
 
 
 
 
 

“我没事,你的试验成功了,我的确可以选择想去的时间与地点。”深吸一口气,瑟兰督伊试图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只是还不太适应,我想我需要一杯红酒。”

 
 
 
 
 
 
 

“你……我去拿。”埃尔隆德不放心地看着他,却在他强装着镇定的眼神催促下妥协。

 
 
 
 
 
 
 


 
 
 
 
 
 
 

冷静下来,瑟兰督伊。看着黑发男人离去的背影,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尽力控制住脆弱的情绪。

 
 
 
 
 
 
 

他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

 
 
 
 
 
 
 

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他只不过比别人提早看见了而已。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准备好。

 
 
 
 
 
 
 

他呼出一口气,仰头再次闭上眼睛。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接近的时候,他睁开了双眼,换上一个近乎完美的笑容。

 
 
 
 
 
 
 

他看着埃尔隆德走进房间,手里的白色骨瓷杯代替了他期待的盛满红色液体的高脚杯。

 
 
 
 
 
 
 

接过杯子,是热得恰到好处的牛奶。

 
 
 
 
 
 
 

“我想你应该更需要这个。”埃尔隆德在他面前半蹲下来,看着他还残留着慌乱与恐惧的痕迹的眼睛。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知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迟疑了一下,温柔的黑发男人吻上了他的额头。

 
 
 
 
 
 
 

小心的,轻柔的吻。

 
 
 
 
 
 
 

瑟兰督伊的眼睑轻轻一颤,那滴收藏已久的泪轻轻从眼角滑落。

 
 
 
 
 
 
 

他想他会准备好的,从今天开始 。 

 
 
 
 
 
 
 


 
 
 
 
 
 
 

                                                                                                                   

 
 
 
 
 
 
 

2100年3月1日上午10:00 瑟兰督伊32岁 

 
 
 
 
 
 
 


 
 
 
 
 
 
 

市立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厅,初春时分明亮却带着凉意的阳光透过被当初满怀雄心壮志的建筑师设计得四分五裂的落地玻璃,照亮男人在键盘上跳动的指尖。

 
 
 
 
 
 
 

那是一个高大如山毛榉般的年轻男人,俊朗的面容,轩昂的气度,却穿着明显不合身的运动服。苍白的手腕随着他的动作在短了一截的衣袖间时隐时现。

 
 
 
 
 
 
 

三十二岁的瑟兰督伊。

 
 
 
 
 
 
 


 
 
 
 
 
 
 

他对着面前的类似电脑的东西有些手足无措,显然未来科技的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花了几分钟摸索,才掌握了大致这个未来科技产品的使用方法。

 
 
 
 
 
 
 

没有一点犹豫,他打开搜索引擎的页面,输入了埃尔隆德的名字。

 
 
 
 
 
 
 

维基百科在这个时候还通用,而埃尔隆德的贡献卓越到有人愿意为他编写详细的生平。

 
 
 
 
 
 
 

右侧的滚动条被压缩得很短,看起来,他拥有一个很好很长的人生。

 
 
 
 
 
 
 

瑟兰督伊一字一句地阅读着这冗长的年表,试图将几个重要的时间点刻在脑海里。

 
 
 
 
 
 
 

幸好身为一个商人,他对数字格外敏感。他这么想着,既欣慰又酸涩。

 
 
 
 
 
 
 

当滚轮拉到最低处,瑟兰督伊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照片里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关掉页面起身而去。

 
 
 
 
 
 
 

他没有搜索自己的名字,当然他相信属于自己的条目会是不亚于埃尔隆德的耀眼。

 
 
 
 
 
 
 

只是短了那么一点。

 
 
 
 
 
 
 


 
 
 
 
 
 
 

走到四下无人的角落,他再次消失在一道白光里。  

 
 
 
 
 
 
 


 
 
 
 
 
 
 

                                                                                                                   

 
 
 
 
 
 
 

2020年3月9日上午10:50 瑟兰督伊33岁,埃尔隆德36岁。

 
 
 
 
 
 
 


 
 
 
 
 
 
 

瑟兰督伊和埃尔隆德走在Silvan孤儿院的草坪上。这是他们今天到过的第七家孤儿院。

 
 
 
 
 
 
 

天气并不算好,阴云与雾霾遮盖了本就不怎么灿烂的阳光,暖软的春风吹个不休,却带来了凉意,让人有些瑟瑟发抖。

 
 
 
 
 
 
 

但是这都不能阻挡孩子们脸上无忧无虑纯净得能打破阴霾的笑容,和瑟兰督伊寻找的决心。

 
 
 
 
 
 
 

他在寻找那个孩子,那个将由他和埃尔隆德共同抚养长大的孩子。

 
 
 
 
 
 
 

他曾经见过他,背着一把弓箭走在Greenwood的森林里,乖巧又活泼的样子。和自己一样金色的长发随着他蹦跳的走步起起伏伏,午后的阳光他冰蓝色的眼眸里雀跃着,瞬间软化了瑟兰督伊的心。

 
 
 
 
 
 
 

而那个孩子也看见了树丛里的他,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adar”,他嘴里这么喊着,张开双臂朝着瑟兰督伊扑过来。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回应,一切又消失在一阵晕眩里。

 
 
 
 
 
 
 


 
 
 
 
 
 
 

他期待着和埃尔隆德一起抚养这个孩子,但是埃尔隆德可以承受一份永远无法握在手中的虚幻的爱,他却不认为一个年幼的孩子也可以。

 
 
 
 
 
 
 


 
 
 
 
 
 
 

现在时机终于成熟。

 
 
 
 
 
 
 

他在那群嬉闹的孩子中一眼认出了他。

 
 
 
 
 
 
 

他比印象中的稍微矮一些,瘦小的身躯如同一株初生的脆弱树苗,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比那时更加灿烂。

 
 
 
 
 
 
 

不过孤儿院院长看见瑟兰督伊停留在那个孩子身上的目光,心里有欲言又止的尴尬。

 
 
 
 
 
 
 

那个孩子在人群中间快活地穿梭来去,如一片鲜嫩的绿叶在风中游荡,却从始至终都紧紧牵着另一个看起来稍大一些却脏兮兮的黑发男孩的手。

 
 
 
 
 
 
 

他突然明白了这个漂亮又健康的孩子,至今呆在孤儿院的原因。

 
 
 
 
 
 
 

而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埃尔隆德走了过去,蹲下身,理了理黑发男孩凌乱的头发,眼睛里是满满的温柔。

 
 
 
 
 
 
 

他的心也瞬间柔软了下来。

 
 
 
 
 
 
 


 
 
 
 
 
 
 

那一天瑟兰督伊和埃尔隆德收养了两个孩子,莱格拉斯与阿拉贡。

 
 
 
 
 
 
 


 
 
 
 
 
 
 

                                                                                                                     

 
 
 
 
 
 
 

2023年9月15日,下午6:05,瑟兰督伊36岁,埃尔隆德39岁。

 
 
 
 
 
 
 


 
 
 
 
 
 
 

“他回去了?”埃尔隆德推开卧室门时,只看到散落在地板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衣物。灰色棉麻的家居服和白色的布拖鞋,是加里安为偶尔来访的旅行者准备的那套。

 
 
 
 
 
 
 

窗边的瑟兰督伊闻声转过头来,夕阳的微光透过秋风下斑驳摇晃的树影模糊了他脸上难得温柔的笑容。

 
 
 
 
 
 
 

“嗯,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我,呆了半个小时。”瑟兰督伊的语调有些拖沓,似乎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我想那天的阳光灿烂得晃眼,而我有些紧张。”

 
 
 
 
 
 
 

“你那时吓了我一挑。”埃尔隆德拾起那堆衣物叠好,随手放在衣柜顶上,又将拖鞋摆回床脚下。熟练地收拾完一切,他这才走过去,伸手从背后环住瑟兰督伊的腰际:“不过你现在似乎心情很好。”

 
 
 
 
 
 
 

“是的。”瑟兰督伊放松地将自己靠在身后人的怀中,“他让我想起了那天的心情。紧张、期待,还有害怕。那时我刚被告知你将会是拯救我的人,可是我对你一无所知,你甚至还在怀疑时间旅行的真伪。”说到这里,他微偏过头,给了身后人一个责怪的眼神。

 
 
 
 
 
 
 

“你是在怪我?”接受到这个不怎么有杀伤力的眼神,埃尔隆德哑然失笑,“任何人在亲眼目睹之前都是不敢相信的吧?何况我向来相信科学。”

 
 
 
 
 
 
 

“那么现在呢,我的教授?你甚至还深入研究了它。”说着,瑟兰督伊抬起手,指尖跳动着沿他的手臂一路向上,温热轻柔的触感,像是漫不经心的挑逗。

 
 
 
 
 
 
 

“这是一个奇迹。虽然也许我们一辈子无法控制它,但是我感激它让我遇见你。”埃尔隆德抓住对方游走的右手,轻轻摩擦,感受到他修长的手指上微突的老茧,还有那枚银戒粗糙磨砺的质感。

 
 
 
 
 
 
 

瑟兰督伊最终还是不能控制时间旅行,埃尔隆德所能做到的,只是让瑟兰督伊在消失之际选择的时间与地点。但是至少他能陪着他承受一切,在等待的时光里,他能知道对方一切安好。

 
 
 
 
 
 
 

“不过,有时候看到过去的自己,会让我觉得这是一条回环的时间线。那个时间点的我还在期待与你的见面,这个时间点上的我却能拥抱着你。我一直兜转在这个时间环上,走不到终点。每一个时间点上的我都同时存在,像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故事。”也许是现在的夕阳正好,也许是刚才的谈话触动了心弦,瑟兰督伊突然有些感性。他在埃尔隆德的怀里满足地呼出一口气,放任自己享受着对方随时随地传递给他的,宁静与安心。

 
 
 
 
 
 
 

窗外血色斜阳染尽天边的云彩,秋风飒飒摇动着树木暖橙色的轮廓,不知名的归鸟扑扇着翅膀从他面前飞过。而不远处熟悉的黑色Megaloceros轿车正沿着那唯一一条大路朝他们缓缓驶来。他可以轻易想象出,车后座两个孩子打打闹闹不安分的身影和把着方向盘的红发管家无奈又宠溺的笑脸。

 
 
 
 
 
 
 

“这样很好,你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埃尔隆德将自己和他的双手十指紧扣。

 
 
 
 
 
 
 

“不。”瑟兰督伊回头吻上他的嘴角,“是我们的故事。”

 
 
 
 
 
 
 

风停了,夕阳覆盖在相拥吻的两人身上,是恰到好处的温暖。 

 
 
 
 
 
 
 


评论 ( 2 )
热度 ( 47 )
  1. 木奈一个路人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路人 | Powered by LOFTER